[本lof刊载的所有翻译图片严禁二次上传和转载,尊重翻译组劳动成果]
【持续沉迷尤米尼斯,拒绝ooc,谢谢走过路过的大佬指教】

————国产系列————
◆星游记——笛麦,红麦等
◆魁拔——官配,辞潘
◆凹凸——瑞金,雷卡
◆大护法——沉迷红冬瓜
◆全职——all叶
◆小绿和小蓝——一家三口
◆民调局——辣子,可爱,all辣
◆嗜谎之神——尼桑受限定

—————霓虹—————
◆传勇传——西莱,菲莱
◆默示录Alice—有栖厨
◆弹丸——狛苗,雾苗雾,日七
◆战勇——罗斯阿鲁
◆aph——米英
◆toz坑——米库斯雷
◆灵能——骨科
◆女神异闻录——绫主,明主【我喜欢:鬼太郎天使,波特冷酷,番长鬼畜(???)】
◆传颂之物——右白,久白
◆钢炼——尔豆
◆青驱——雪燐
◆实力主义教室——小路沉迷中
◆东京暗鸦—— 沉迷夜光
◆SAO——优桐,亚桐
◆NGNL——兄妹组,夫妻组
◆fgo——姐弟组,ぐだ男厨右
◆鬼彻——鬼白
◆Magi——阿拉丁后援

【原创】失落都市 Part .one——Island

翻手机备忘录,结果翻出几年前的某个脑洞,于是乎就想要来填一填,但现在看来简直是中二感十足,趁着刚刚看完中二轻文的势头抓紧来一波x
本文世界观模糊,没有明确目的的乱写,只当是还原心境,遣词用句也好不到哪里去 ,但自己看得懂就好(你),写文的时候一直配合的是kokia桑唱的harmonie,必须得说……这是天籁啊(哭泣)x
关于前面黑树的梦,自己尝试了一番但总感觉哪里有问题不敢接着写 ,当个坑留着x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失落都市——Island

她徜徉在银河中,听见环绕于周身的歌。数不清的星嵌进眼瞳,随着波浪一同摇晃,她将双手叠放在胸前,沉沉的盯着天空,没有月亮、只有星河。
她似乎能听见谁的哭声,问她为什么。
为什么呢?
为什么她会把他们留下的东西拾弃。
为什么她会漫无目的的漂流。
他们就在水里,那个幽暗的世界,在那个,再也无法用指尖触及的地方,孤独的阖上眼。

海水又是长高了一尺,海浪随意一扑便拂上脚踝 ,她小心的提着裙子离开了这里,但目所能及的陆地只剩下几十平米,上面有着木匠平时休憩用的木屋。
年迈的老先生蹲在岸上,与她共存于这个孤岛。海鸥掠过水面,随后收了翅膀歇在露出水面半截的树木枝干上,漆黑的眼瞳中倒映着两个人影。老人脸上布满皱纹,松弛的皮肤干巴巴的贴在骨架上, 勉强勾勒出人形。枯瘦的手握着老旧的铁锤,本来干干净净的衣服沾了灰,陪伴了他半个人生的工具包被他抛弃在旁边,眼中的欢愉和希望被绝望和悲伤取代,对于现状他无能为力。
他活过三分之二的生命,最后还是没能逃开最坏的结局。
“我的孩子在水下。”
他扯着嘶哑的喉咙断断续续的道来,眼睛一直盯着泛起波涛的海面。
她背过手,垂下头安安静静的听着老者的叙述。
他这一生,都做过什么?
“我爱他们。”
老者哽咽。
“他们会活下去。”
我也想活下去。
“可是回不去了。”
倾尽一生积累的财富,最后还是尽数给了自己所爱之人,所以他被留了下来,最后离开的时候带上了陪伴自己大半个生命的东西,但他的一切都不在这里。
一阵风吹过,惊动了枝桠上的海鸟,它看了一眼突然汹涌的波涛就振翅远去,也许在他们眼里,陆地不过是一时休憩的地方,直到它再也无法扑动翅膀之时,羽翼才会沉入波涛,尸骨才会没入淤泥。
灵魂会堕入自己永恒的归宿之地。
生命不再鲜活,感情不再炽热,一切尽归于冷寂。
人鱼的歌声唤来了海浪,风的吟唱唤来了生命,他们归来但又终将离去,终而复始的因果。
他们接受了人鱼许下的诺言,用金币换取活下去的希望,但这个代价对于一些人而言过于沉重了,然后他们就被大海吞噬,最后所见的只有幽暗的海水,以及,浮在上面的光辉。
好在老者的孩子们活了下来,双腿化作鱼尾,金币被故作优雅的鱼人带走,但是相对的,这些选择活下去的人再也无法靠近陆地。
他们依旧活在自己的家园,他们的眼泪混入海水,他们的欢呼无法传达到海面之上,他们的世界就此天翻地覆。

在女孩离开家之前,母亲再一次打碎她做的瓦罐,里面的汤药洒了一地,木讷的她呆呆的看着妹妹帮她收拾一切,眼中映入的是母亲陌生的背影。
昏暗的屋子里只有三个人,空气里满是草药的苦味和一股屋子的霉味。妹妹拿了毛毯给母亲盖上,然后走到姐姐的面前,低声说,“这里交给我就好了,姐姐就安心出去吧。”
她看了一眼床上安静的母亲,右手轻轻地拂过妹妹的发梢,她别无他法。打开门,外面是嘈杂的人群,锁住门,自己便与昏暗的空间割离。每一步踏出的都是自己的决意,她数了数手里的金币,它们无法拯救家里的任何一个人。
混乱的世界更加混沌,每个人都争吵不休,他们的欲望赤裸着奔行,不加掩饰的得意与懊恼充斥着小小的城镇,高雅的救世主还呆在城堡里,把自己埋入柔软的被褥中。
救世主的鱼尾化作双腿,身上装点着浮华的衣饰。他们的动作优雅若天神,他们的谈吐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精妙,人造的砖块已无法承受他们与生俱来的尊贵,只有环绕岛屿的碧波才是他们真正的殿堂。
原先星罗密布的小岛现在只剩下七个,在不久之后也会一同沉入水底。早先出发去探寻的船队在汪洋深处失去音讯,留下的人绝望的接受现实,活下去的希望完全寄托于大海尽头的传说生物。
女孩经过小巷的时候,一位快要住进棺材的老人叫住她,将为数不多的金币放进她手里。
“你会需要的,你会需要的。”
老妇人口中一直念叨着几个字,塞在宽大的座椅里的身体不曾挪动半分,没过多久老妪就又偏着头睡去。
她在小镇上游荡,每个人都在做着他们认为的理所当然的事情,不分好坏。久违的风暴再次袭来,她的衣服和头发在被狂风肆意玩弄,时不时要举手揉一揉刺痛的双眼,她的手触摸到坑洼不平的墙面,借着这一堵堵石砖堆砌物,她最终摸到熟悉的家门。
她回来了,但没有人回应她的问候,熟悉的空间里空无一人。
属于这里的两个人不知去向,桌子上放着属于她的珍珠与他们留下的信。
——活下去。
总是喜欢看着角落的母亲,心里总是想着多余的东西;总是默默流泪的妹妹,心里也藏着她不知道的秘密。
她当然会活下去,但并不想被禁锢于水底。
让双腿化作鱼尾的珍珠被她放进布袋,女孩坐在母亲曾经呆过的地方,看着风暴在小镇上肆虐,看着海水漫过街道。
然后,她就离开了家。

她用珍珠换取了老先生丢弃在小屋里的木舟,在阴影处歇息了一会儿就使力把船推到了水里。
木舟接触到海面的那一刻就活了过来,随着海潮起起落落,女孩从木屋里拖出一只木浆后就跳到这艘不安分的船上。水面已经漫到仓库的门口,天上的阴云渐渐淡去,今天看着就是一个出航的好日子。
水下的人朝她挥挥手,老者身边伴着他的儿女,还有几个小小的身影藏在他们脚边,水面漾开涟漪,云雾在天上卷起波涛,一线阳光自云涛间落下,留下破碎的光影,女孩靠着船沿向水下张望,但看不清他们的脸,听不见他们的声音。
她随便挑了一个方向,就划着船离开沉入水底的故乡。头顶的霞光变为西沉的夕阳,她将船桨扔在一旁,仰面躺在木舟上。
满天星斗装点着黑夜,星星在天空移动勾勒出美丽的弧线,她的小船似被有力的大手托着,驶向她不知道的地方。
无论白天黑夜她都闭着眼,船变为灵柩,大海变为墓地,海鸥变为牧师,云朵变为蔷薇,但和煦的阳光一直在告诉她这不是属于她的葬礼,最后,她的船终于是靠岸了。
她扶着木舟踏上陆地,双腿一软就跪坐在地上。眼前焦黑的土地上陈列着死去的建筑,她依稀听见人鱼的歌声,但被陆地上的风一吹就散开了。
没有被系紧的小舟晃晃悠悠的离开岸边,再度躺进大海的怀抱。
也许这片陆地上只有她一个人。
她这么想着,然后看见远处的高地上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。
这个世界绝非仅有她一人。
她意识到这一点,然后笑着挥起了手。
END

评论(5)
热度(3)

© 熊要冬眠—黑历史堆积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