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本lof刊载的所有翻译图片严禁二次上传和转载,尊重翻译组劳动成果]
【持续沉迷尤米尼斯,拒绝ooc,谢谢走过路过的大佬指教】

————国产系列————
◆星游记——笛麦,红麦等
◆魁拔——官配,辞潘
◆凹凸——瑞金,雷卡
◆大护法——沉迷红冬瓜
◆全职——all叶
◆小绿和小蓝——一家三口
◆民调局——辣子,可爱,all辣
◆嗜谎之神——尼桑受限定

—————霓虹—————
◆传勇传——西莱,菲莱
◆默示录Alice—有栖厨
◆弹丸——狛苗,雾苗雾,日七
◆战勇——罗斯阿鲁
◆aph——米英
◆toz坑——米库斯雷
◆灵能——骨科
◆女神异闻录——绫主,明主【我喜欢:鬼太郎天使,波特冷酷,番长鬼畜(???)】
◆传颂之物——右白,久白
◆钢炼——尔豆
◆青驱——雪燐
◆实力主义教室——小路沉迷中
◆东京暗鸦—— 沉迷夜光
◆SAO——优桐,亚桐
◆NGNL——兄妹组,夫妻组
◆fgo——姐弟组,ぐだ男厨右
◆鬼彻——鬼白
◆Magi——阿拉丁后援

【原创】我在那时逝去

#原创注意,小学生文笔注意
#自娱自乐
#超级意识流,写的其实是自己的一个梦,努力还原梦里的感觉中
#反正没人看,愿意看的亲都是天使x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1]
  狭小的房间里有一张不大的破烂桌子,上面放着些许纸张,躺在床上的少年哀鸣着从噩梦中醒来,佝偻着腰背坐在床上,盯着墙上咔咔作响的老式钟,用几秒回了会儿神,便伸出颤抖的手拽过几张纸片。
昨天放在桌上的笔不知何时掉在了地上。
  这几天地震就没有停过吗?
  少年暗暗嘟囔了一句,坐在床沿上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选择赤脚走过去捡笔。他坐在桌前,楼上传来小孩子蹦跳嬉闹的声音,阴郁的脸上浮出一个笑容,似乎是很享受这种打闹声。是想要记录什么吗?但在纸上疾书了几笔后他就搁下了,还是选择仰头看着天花板,恰好房间的门也被敲响,敲门的还是那个住楼上的青年。
  “抱歉了殷,孩子们看见礼物有点兴奋…,所以……来楼上吃早饭吗?”青年一脸歉意的指指楼上。
是他。每天他都会来。
  少年思考了几秒,自然的扯出一个微笑,“不用道歉的,早饭……我自己解决好了,谢谢……吉哥哥…”
手握门把的力气增大了,是紧张吗?为什么每次都会紧张呢?
  收到回答的青年无奈的笑笑,“那我先回去照看孩子了……你吃完饭来上面玩吧,孩子们也很欢迎你的。”
  “嗯。”
  “呃……嗯,那么待会儿见。”
  “嗯,吉哥哥再见…”
  少年关上门,靠着门板滑坐到地上,闭紧双眼想回想刚刚的场景,但,什么都没有记住。
  今天还是没能好好直视他们的眼睛。
  一个人独处时,他都会颤抖着抱紧自己,记不住他们的脸与眼睛,只能记住他们的声音……但他们明明……这么,关照着我。
  今天还是会好好的跟着吉哥哥去干活,还可以见到缘姐姐,他们会很开心的完成今天的工作,因为自己要帮的忙很简单,今天应该也会是愉快的结束,然后自豪的领到干粮和工资。“不错的……不错的……”
  一切都会好的。
  这么想着的他哼起了歌,忘乎所以的抬眼看了窗外——彩色的人与黑色的人相互交错,在黯淡的日光下他渐渐无法分辨人与“人”的差别。他睁大眼睛,不眨眼的看着街上的光景。瞳孔剧烈的收缩,眼白上密布着血丝,他颤抖的双手缓缓地举到头顶开始疯狂的拽扯自己的头发
  “噫——呀——呀啊—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  他开始选择疯狂的撕鸣,双脚不停的蹬地,想让自己更靠近门板一点。
  “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”
  但这毫无用处,交错的人影不会因为他的嘶鸣而停下,耳边充斥着逼疯人的嗡嗡声。
  他们在看他……在看他……黑色的人越来越多,他知道的,黑色的人越来越多——
  “x!”青年冲了进来,摇了摇少年的肩膀,但癫狂的举动并未停下,然后不知道是谁死命的砸了少年头,世界安静了。
  举着盆子的“救世主”少女看了一眼少年屋内就离开了,青年在后面说了一声谢谢,然后把少年抱到床上安置好,就关上房间门。
  楼上的孩子抱着得到的礼物东跑西跑,把地板踏的贼响,只有一两个规矩的坐在那里看着桌上的锅子。
青年上了楼,把他们几个聚在一起,然后板着脸问道,“你们谁干的?”
  “……”,挤作一团的孩子相互看了一眼,并没有选择回答。
  青年不由得苦笑,直接点了一个孩子的名字,“邦,是不是你干的?”
  被点名的孩子抖了三抖,前后左右的目光都聚焦到他的身上,看这情形,他也只好撇着嘴走了出来,口里的狡辩词依旧是不饶人,“是我。谁叫这家伙这么胆小……连个人都不敢看……”
  青年好笑的看着撇嘴男孩,“所以你去拉了殷的窗帘?你什么时候去的?”
  “当然是昨天晚上啰……这胆小鬼睡得这么死,做这种事情太容易了……”
  “所以你怎么进去的?”
  “……呃,嗯,他没关门……”,名为邦的男孩将手背在身后,眼神游离。吉估摸着是有几个小鬼头趁着自己去工厂做工,悄悄跑到自己房间偷拿了钥匙,然后在干完了这些之后又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悄悄地塞了回去。他们看起来轻车熟路的,都不知道干过多少这种事了,也许就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他们还用过类似的手段戏弄过其他人。
  想到这些的青年揉揉眉头,瞥了几个混孩子群中的男孩一眼,似乎对着邦所组建的小集团有些头疼,“你们先去吃饭吧……邦呆会儿来我房间 ……”
  “哦。”邦随意的应了一下,吉听见这一声,眉头都快拧成麻花,但男孩还是一副自己相当有理的嘴脸。
  拿着盆子的少女走了进来,漠然地看了一眼宁死不屈的邦,“哐”的一声把碗扔到他的面前,“哦,今天你就别吃饭了吧,都是十岁的人了,去干活也是没问题吧?”
  轻描淡写地做完这一切的小姐姐,冷静地走到桌前为其他几个孩子盛饭。
  “轲姐姐……”,邦张了张嘴,方才的神气样突然就消失了,看着轲的背影张张嘴,但并没有叫出什么。青年也不说什么,只是摸摸男孩的头,朝他指指楼梯,“现在去道个歉吧,然后回来吃饭。”
  “……”,虽然是受到气势镇压,但磅还是一副不情不愿的表情。
  青年拍拍男孩的肩膀,俯在他耳边悄悄说,“在殷醒来和你道歉之前就别回来了,啊,记得你昨天干的好事。”
在听闻善意的提醒之后,男孩选择下楼,看着邦离开的吉笑得一脸灿烂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2]
他打开门,在屋檐下站定。天空泛着白,雪花从他的眼前飘落,雪白的结晶中间掺杂着黑色,两种颜色的雪混杂着落下,在地面上铺就一层黑白相间的毯子,视线所及之处都泛着灰色。他理了理咖啡色的围巾,将脸埋在里面,盯了街道很久但还是不敢踏出那么一步,稍晚一点出来的青年将手放在他肩上,问道,“站在这里想什么呢?”
“等吉哥哥出来……一起走……”
见他吐着白气呢喃出几个字后又是噤声不语,青年默默地为他带路,有一岔没茬地搭话。
看着就不干净的雪落满了地面,偶尔才看见的树竟相扭出不同的姿态,但毫无疑问他们又是死了,说不好是被冻死的。这条街鲜有闲逛的人,擦肩而过的无论是满面愁容还是面容平静的人,步子都是急促的。行人中似乎是有着些许个异类,但鉴于只是在远处还是尽量避开为好。
青年将手臂搭在少年的肩上,告诉他,别怕。
颤抖的幅度似乎是小了些,青年还是不放心地看了殷一眼,渐渐地加快了步伐。
至今为止,吉都未能近距离地观测这种人形的异类,身边也没有人说要近距离的走一走、看一看,至少他认识的人还没有这个胆子。漆黑的算不上生物东西偏偏拥有着人形,静默的行进在街上。他们出现的时间很短,突然间就混在人群里安安静静的走着,一开始有恐慌、一开始有人搭话,但渐渐的习惯的都习惯了,能避开就尽量避开,想要搭话的人也放弃,他们说这些漆黑的玩意儿没有任何声音,似乎他们自身的一切声音都被什么东西吞噬了。
他们的外形与人类无异,有鼻子有眼有衣服,但一切都是黑色。
说不好是幽灵之类的东西,所以殷才会这么怕。青年看了一眼闷声走着的少年,视线还是扫过一眼另一个角落里出现的异类。他们是有影子的,但影子仍旧是漆黑如墨,青年最终得知与异类相关的一切都没有色彩。
走了近半个钟头,路上的话题也还是没有进行多少,殷的恐惧症还是没能究其个源头,好在情况相较之前好了太多,青年也是为此高兴,有事没事私下找轲的时候总会叨上几句。
进到工厂,吉就很放心的将殷交给了缘,自己去了另一边的工作间。这里算是他干过的最良心的工厂,前前后后干了近两年。他这里负责生产直供的机器零件,而缘那边主要是做简单小物件组装的速度活。靠着微薄的收入他还不能够撑起三个孩子的学费和日常的吃穿住,但有了轲的帮忙一切都好了些,现在还有个来帮忙的殷,日子相较最初宽裕许多。
正当他签到时,工厂的区间监工看见了青年就热情的迎了上来,“吉小弟现在你那边还好吧?”
吉笑着应道:“托您的福,这个冬天过的还好,大哥你家还好吧?”
“好着呢!”,这个比青年高出一个头的大汉用手指揉揉鼻头,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,“家里那个小子终于是认真了,最近也找了工作,离首都还挺近的。”
“能在首都附近找工作,很好的!”
大汉嘿嘿一笑,拍了拍吉的肩膀。
“谢了吉小弟,今天也加油干吧”,大汉说完,搂住吉的脖子悄悄的说,“最近几天上头有人来,我推荐推荐也许你就可以升职了……呐,这样你也轻松一些吧。”
“这个……谢谢……让你劳心了。”
“没事的,年轻人应该爬的更高一点,不要像我和我家里那个傻小子这样…”,大汉挠头,接着说,“我也不耽误你了…待会儿来我们那里吃饭吗?”
“轲在家准备好了……今天就抱歉了,我改日来。”
“那一定很好吃吧,家里的菜……”
大汉若有所思的笑笑,摆摆手就离开了。
【tbc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取名废,所以都是一个字hhhhhhh本来一开始是想要用字母代替来着……
主角是殷,但真的是个超级胆小的人……什么都怕……
吉哥哥是暖男属于那种较为成熟的人吧……
总之慢慢来,搞不好会改改x

评论(8)
热度(4)

© 熊要冬眠—黑历史堆积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