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本lof刊载的所有翻译图片严禁二次上传和转载,尊重翻译组劳动成果]
【持续沉迷尤米尼斯,拒绝ooc,谢谢走过路过的大佬指教】

————国产系列————
◆星游记——笛麦,红麦等
◆魁拔——官配,辞潘
◆凹凸——瑞金,雷卡
◆大护法——沉迷红冬瓜
◆全职——all叶
◆小绿和小蓝——一家三口
◆民调局——辣子,可爱,all辣
◆嗜谎之神——尼桑受限定

—————霓虹—————
◆传勇传——西莱,菲莱
◆默示录Alice—有栖厨
◆弹丸——狛苗,雾苗雾,日七
◆战勇——罗斯阿鲁
◆aph——米英
◆toz坑——米库斯雷
◆灵能——骨科
◆女神异闻录——绫主,明主【我喜欢:鬼太郎天使,波特冷酷,番长鬼畜(???)】
◆传颂之物——右白,久白
◆钢炼——尔豆
◆青驱——雪燐
◆实力主义教室——小路沉迷中
◆东京暗鸦—— 沉迷夜光
◆SAO——优桐,亚桐
◆NGNL——兄妹组,夫妻组
◆fgo——姐弟组,ぐだ男厨右
◆鬼彻——鬼白
◆Magi——阿拉丁后援

【日七】日七一千字文

●取名废就不说什么了_(:з」∠)_存个档
●ooc注意,私设注意
●感谢围观的亲们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收拾完楼上的垃圾,我就搓搓手摆了个姿势,打算把体积略大的袋子拖下楼,那个初看着有些冷漠的孩子听见了声音,就从客厅走了出来,看了我半晌,然后轻轻说了一声“阿姨我来帮你。”
我愣了片刻,想着就这样交出去省些力气,但着实不敢让雇主家的人帮我干活,我张嘴刚吐出“谢谢”两字,男孩就微微颔首,顺势拖走了我手里的东西。
我现在只期望这家男主人不要在这个时候出来,不然我都不知道说什么来挽救我的良好业绩形象。
本来是想推脱的谢意,却是被对方理解成应允的意思,我也有点半推半就的顺了这份心意,看着男孩拖着袋子消失在拐角,见男主人并没有出现,我就又安心的走上楼,过了几分钟才听见男主人拖动椅子的声音,不一会儿他就出了二楼书房的门,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听见这声音的我自然是笑脸相迎,习惯性的问候语也是浮到嘴边。
“日向先生这是要出去吗?”
“啊……我出去找一个人,麻烦你了。”
“那么我打扫完就回去了,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
“今天暂时没有了,直接回去吧。”
我听言就识趣的让开一条路,先生微笑着点点头,在门前披好大衣之后,就撑着一把黑雨伞走了出去,打开的门缓缓合上,挡住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我大概算是一个钟点工,这个好到过分的雇主是写书的,即使我不怎么看这类东西但也曾听闻他的名号,看来他在这里也算是小有名气。
作家住的这座宅子不太大,但也称得上精致,宅子主人日常打理的也是十分用心,在屋子后面的是一个小花园,门口有许多不同种类的植株,几场春雨之后就纷纷冒出花骨朵,被叶子埋着。
简朴的装饰风格,搭配上优雅的生活情调,大概这就是作家的生活吧。我在心中默默的赞叹,寻思着回去也弄几盆花草放在空处装点一番。
“阿姨,您打扫完了吗?”
“啊,快了……”
黑发的孩子走到作家的房间里,把木制地板踩的嘎吱响,然后默默的端走桌上两个空的杯子。
从头到尾,他也是没有再说一句话,我也只是在心里默默揣测。
这个看起来话不多的孩子应该是先生的儿子,那么这座宅子的夫人呢?
想了很久,我才意识到我还有一个人没有见过。作家先生也是老大不小了,有个儿子是无可厚非的,但没有夫人……可能是有事出去了吧,看来是我运气不好。
先生的书桌上放着厚厚一叠稿纸,看来出来的有些匆忙,只是找了几本书随意压着,我刚想探头瞧瞧,黑发的孩子就走过来,小心翼翼的把稿纸收进柜子里,把桌子整理了一遍。
他看了我一眼,我连忙装作不在意的样子,但还是被识破了,谁叫我这个人不会伪装呢?
“这里的东西最好是不要乱碰的,而且关于这座宅子的另一个人……”
淅淅沥沥的雨声像是阻隔了什么,我只能不明不白的听完他的话。
“……不能让他知道。”
落下最后一句话,黑发孩子就离开了。我一个人呆在房间里,听着雨点敲击石头与树叶的声音,茫茫的汇成一片,然后细雨的韵律感也是听不见了。
我看见窗前的山茶花,和冒出花骨朵的玫瑰树,想起孩子在我耳边朗读的文章,“……她就在那里,站在花前,称赞一声……”
烂大街的直抒情怀,在这里想起却是另一种感受。
另一个人的声音像是响了起来,我突然感觉慎得慌,赶紧打扫几下就锁上门回去了,路过花园时看见黑发孩子站在那里,过于茂密的枝叶似乎是遮住了什么。

没过多久,作家先生的小说又更新了,作为不怎么看的我也是留心了一把,故事的地点似乎是变了。然后又是听见烂大街的评论“亦真亦幻,亦幻亦真”,对于我来说不管是真是幻,只想快点到作家先生家里做完自己的工作。
今天迎接我的依旧是黑发的孩子,这次穿的是一身黑,里面是一件白衬衫,外面套着黑色的夹克。
“阿姨,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,我们大概会搬家了。”
“什么?”我吃了一惊,“这里住着也是不错的啊。”
“他们要去旅行,要去更远的地方。”
我听着他说,紧接着就听见压迫木板的声音,作家端着两个杯子走了出来,对着我笑了笑。
他们要去远方旅行,去见更多的东西。
“你也是要去吗?”
“当然,把我从孤儿院带出来的是他们,就算是呆在这……我也会是感觉无聊的。”
“那……不能告诉他吗?”
我突然有些悲伤,被蒙在鼓里的似乎只有他一个。
“不用的。”
黑发孩子摇头否决,之后我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是看着房间半开的窗户。
她是真实存在的吗?浮出这个念头的我又是迷惑了起来。黑发的孩子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的“父亲”,他是从一开始就明白一切的知情者。
这座宅子的女主人是不存在,只是男主人脑海中虚构的存在,但这里满是她的痕迹。
她喝过的茶杯,称赞过的茶花,她的笑靥,都是存在的,也许只是存在于那一叠薄薄的纸片里。
站在屋里的男主人又是沏好两杯茶了,等着门口的他们离开。
“走吧。”
我跟在神座的身后走了出去,然后又是听见男主人的谈笑声。花园里的门开了一条缝,看见一抹粉色隐隐约约出现在那里。
那是新开的玫瑰花吧?

【完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篇脑洞是糖还是刀呢……?【x】

评论(60)
热度(13)
  1. 日七/神七主页熊要冬眠—黑历史堆积中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熊要冬眠—黑历史堆积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