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本lof刊载的所有翻译图片严禁二次上传和转载,尊重翻译组劳动成果]
【持续沉迷尤米尼斯,拒绝ooc,谢谢走过路过的大佬指教】

————国产系列————
◆星游记——笛麦,红麦等
◆魁拔——官配,辞潘
◆凹凸——瑞金,雷卡
◆大护法——沉迷红冬瓜
◆全职——all叶
◆小绿和小蓝——一家三口
◆民调局——辣子,可爱,all辣
◆嗜谎之神——尼桑受限定

—————霓虹—————
◆传勇传——西莱,菲莱
◆默示录Alice—有栖厨
◆弹丸——狛苗,雾苗雾,日七
◆战勇——罗斯阿鲁
◆aph——米英
◆toz坑——米库斯雷
◆灵能——骨科
◆女神异闻录——绫主,明主【我喜欢:鬼太郎天使,波特冷酷,番长鬼畜(???)】
◆传颂之物——右白,久白
◆钢炼——尔豆
◆青驱——雪燐
◆实力主义教室——小路沉迷中
◆东京暗鸦—— 沉迷夜光
◆SAO——优桐,亚桐
◆NGNL——兄妹组,夫妻组
◆fgo——姐弟组,ぐだ男厨右
◆鬼彻——鬼白
◆Magi——阿拉丁后援

【日七】雨与花③

#ooc注意
#私设注意
#再拖下去……我……就会懒癌发作啊啊啊(不是已经发作了吗)
#感谢观看并不嫌弃的亲们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七海]
这大概是以前发生的事。
“game over”
“……”
这位陪打的游戏玩家已经尽力了,他认输后放下游戏柄,从榻榻米上起身,走到外面和来客谈话,还拿着游戏机的她依旧是看着花花绿绿的屏幕,呆了一会儿又开始新的一轮。
“七海,不要天天打游戏啊,有时间也出去走走……”
“可是哥哥没在家……”
进入房间的中年人挠挠头,蹲下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自己去外面走走你会遇见有趣的东西。”
她看了看游戏机。
“比游戏都还有趣。”中年人补充一句。
真的有东西比游戏更有趣吗?
“出去看看吧,书店那边有游戏贩售活动。”
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父亲终于是把女儿送出房间。看着自己女儿打着哈欠走出房间那一刻,也是欣慰的长舒一口气。
七海望了一眼昏暗的天空,拿着雨伞走了出去,虽说身边雨如水注,但并未感觉雨滴拍打在伞面的感觉,只在头顶的云层间看见一个大窟窿。大窟窿里晴空万里。
……
爸爸,外面果然有趣。

他们坐在椅子上,这里来人也比较少,带着孩子的父母也是奔着人多密集的区。
舔食着棉花糖的孩子牵着父亲的手,指着小铺上的玩偶哀求着。虽然完全没到哀求的程度。
吃着章鱼烧,喝着果汁,算是填饱肚子了。
日向一直很自觉的把眼神从女孩身上撇开,总是装作在仰望天空。
空气中弥漫的海水的味道也被食物的香气盖过。除此之外比较浓郁的,就只剩下一股烟火燃过的火药味。
“然后那个窟窿还可以移动……”
“这……”
“好处是,我一直都没有淋雨,坏处是,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个异常。”
在这里坐了一会儿,七海便把自己遇见的奇事抖落出来。
“这不是挺好吗?”
“不不,日向君,这放游戏剧本里,一定是不妙的展开前奏,你相信我。”
“那……看见我呢?”日向指着自己,看向正在擦嘴的女孩,脸上的表情大概是期待?
七海迟疑,还是回答了,“大概……是觉的无所谓吧。”
“无所谓???”
穿着国中生式服装的幽灵有些抓狂,眼前的女孩也是露出笑容。
“日向君不是说过这是天神的安排吗?”
“大概……”
“所以天神是认为我有帮助你的地方吧?”,这样的理论似乎是毫无破绽,“帮助日向君安息的事,我会是尽力而为的。”
七海把垃圾丢入垃圾箱后,又是跑了回来,拉着日向的衣角走向小山上的神社。
烟花祭,这个城市一年一度的烟花美食盛典,像是所以的人倾巢出动般,把这个原显空旷的场地挤的水泄不通。即使是通向神社的阶梯上也是伫立着不少的人。
“七海……”
“日向君,你对这里眼熟吗?”
长长的阶梯上方,挂着精致的灯,上面绘制着象征祝福的图案。来来往往的情侣,穿着浴衣的一家子,从自己身边跑过的孩童,以及略显昏暗的灯光。
女孩的脚步有些快,阶梯也是长的无法想象。
“以前是来过……和他们一起……”
日向像是想起什么,十分值得怀念的时光 。
“……和他们一起,像是祈祷许愿什么的,然后我就去上学了。”
身边经过了很多国中生,手中还拿着简易式的烟花。
“日向君以前是在哪里读书的呢?”
“……一所非常厉害的学校……厉害到,整个国家都在忌惮它。”
“那日向君一定很厉害吧?”
“不……只是比较幸运而已。”
日向不停的摆手,一直都说自己是个幸运儿而已。
他们一路爬到顶处,鸟居就出现在他们眼前了。七海似乎是很熟悉似的,来到水池前净手,然后又去善款箱里丢了几枚钱币,随后双手合十。
“日向君,你有什么愿望吗?我可以帮你写的。”
七海看着他,手中的笔似乎已经按耐不住了。
“我吗?”,日向想了一会儿,“那就写……希望我的愿望成真吧,还有祝我早日升天之类的吧。”
“唔……模棱两可的回答呢日向君……”
七海说着,还是在木板上留下漂亮的字体,然后踮着脚把木牌挂在墙上。
又有人拉动神社里的风铃,身边许愿的男女也是渐渐离去。
他看着七海,女孩本来是兴高采烈的样子,但看着人和炫目的灯光,脸上竟浮出一丝睡意。
身边的人开始闹腾起来,似乎是说烟花要开始放了,这次的烟火似乎是当地烟火师的诚意之作,也引得很多人前来观赏。
年幼的孩子骑在父亲的脖子上,走下阶梯去近距离观看,老老少少也是陆陆续续的散去。
“七海我们就在这儿吗?”
“嗯……”
身边还是有些人聚在一起,一声炮响盖过他俩交谈的声音。
细小的光点升上天空,在夜幕中绽放,犹如听着由舒缓到急切的鼓点声,光华所汇成的海洋也是愈发密集,然后一并映入观赏者的眼中。这是孩童所醉心的美景,也是每个人遥远的梦境。
“日向君……这是我第一次和别人一起看烟花呢……”
“嗯?!”
烟火的颜色洒在她的身上,头发颜色也是随之变换。
“也是第一次和除了家人以外的人来神社呢。”
“啊,……我……也……”
日向扭捏着,不知该回答什么。
“日向君的愿望,会实现的。”
石板铺就的台阶,反射着黯淡的光。这一切在光的衬托下,如同幻梦。
七海下意识的轻轻拽着身边人的衣角,大概过一会儿这场烟火会就会结束,在此之后一切都会好的。

—TBC—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熊要冬眠—黑历史堆积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