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本lof刊载的所有翻译图片严禁二次上传和转载,尊重翻译组劳动成果]
【持续沉迷尤米尼斯,拒绝ooc,谢谢走过路过的大佬指教】

————国产系列————
◆星游记——笛麦,红麦等
◆魁拔——官配,辞潘
◆凹凸——瑞金,雷卡
◆大护法——沉迷红冬瓜
◆全职——all叶
◆小绿和小蓝——一家三口
◆民调局——辣子,可爱,all辣
◆嗜谎之神——尼桑受限定

—————霓虹—————
◆传勇传——西莱,菲莱
◆默示录Alice—有栖厨
◆弹丸——狛苗,雾苗雾,日七
◆战勇——罗斯阿鲁
◆aph——米英
◆toz坑——米库斯雷
◆灵能——骨科
◆女神异闻录——绫主,明主【我喜欢:鬼太郎天使,波特冷酷,番长鬼畜(???)】
◆传颂之物——右白,久白
◆钢炼——尔豆
◆青驱——雪燐
◆实力主义教室——小路沉迷中
◆东京暗鸦—— 沉迷夜光
◆SAO——优桐,亚桐
◆NGNL——兄妹组,夫妻组
◆fgo——姐弟组,ぐだ男厨右
◆鬼彻——鬼白
◆Magi——阿拉丁后援

【日七】曾相识的日子

ooc不说了,只希望自己的渣文笔不会被鄙视otz

这里大概是几篇短篇合集(?)还没写完了(可能会坑?)

管他的……



【一】在一切开始之前,之中与之后

(1)之前

微醺的海风拂过沙滩,海面映照在落日之下,渲染出水彩般的迷幻。这个时期这片犹如仙境的景色恐怕只能存在于这个虚幻的世界吧?到了晚上还会有满天的繁星汇成浩瀚的银河,星斗在夜空中缓缓旋转描摩出奇妙的星轨……

美妙极啦…

“呐,兔美酱,他们会喜欢这里吧?”

“kusukusu…当然了,兔美认为这里很漂亮呐,可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场景。”

“兔美酱,这就是海吧?”她的眼里闪烁着光芒,“爸爸说会让我看见海的…一望无际的,想想都很奇妙的存在。”

“kusukusu…七海酱高兴就最棒了,兔美相信他们也一定会喜欢的,”兔美说了几句,顿下来扯了扯七海的衣角,“…接下来的事情就要拜托你咯。”

“没问题的,兔美酱放心好了,”七海轻轻的把兔美抱在怀里坐在岩石上望着薄暮渐逝,“…因为大家都是一群很善良的人啊…”

“而且大家在外面的世界里经历了那么多不好的事情……”

“我会拼尽全力给他们一个美好的回忆的…”女孩的声音低了下去,似乎想起了什么。

“kusukusu……七海酱…”

兔美抬起手摸摸七海的头后,望向看起来貌似无际的大海。

那15个人就快来了…

一定没问题的,他们都是好孩子。

(2)之中

海滩在几分钟前还是阳光明媚,现在却已笼罩在乌云之下,悬挂的小电视屏幕里映出的不是兔美,而是黑白色的自称“monokuma”的奇妙布偶。

是bug吗?那样兔美酱是不会这么惊慌的,那么就只能是权限凌驾于兔美酱之上的存在吗?那么就只能是病毒,很厉害的病毒,能拥有自我意识蛰伏这么久。爸爸我该怎么做……我不想…

“喂,那货让我们去公园诶。”

“好!那我们就去看看吧!左右田带路!”名为终里的妹子一握拳头青筋暴跳,吓得左右田妄图反驳的话吞进肚子里,嘟囔着走在最前头。

“唔库库库……那只兔子都去了,我去看看是谁的恶作剧这么有创意…唔库库库…”西园寺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跟在几个人的后面一同向公园前进。

在这股浪潮的带领下现场的大部分人,都向公园的方向走去,“大家都到公园里去吧!”狛枝转过身冲落在后面的人们喊了一声便大步流星的离去。

日向正准备离开时,看见旁边貌似有些发呆的女孩。

额,貌似她叫’七海千秋’对吧……

“那个……七海同学?”

“?”

“太好了……啊不,你不去吗?”

“嗯……”女孩点点头表示自己要去,但还有些出神。

是在想事情吗?那我就……

“七海我就先——”本来是打算先走的,但被女孩柔柔的力道拉住后瞬间僵在原地。

上帝啊,我这辈子能有几次被女孩这样拉着啊……

“日向君,可以一起走吗?”女孩抬起头凝视着他,美丽至透明的眼睛让他想起春日里的樱花,柔弱而又美丽,虽然樱饼很难吃。

“当然没问题…那一起走吧。”

日向有点紧张的走在人群的最后面,衣角正被女孩轻轻拉着…其实直接拉手不会太累吧……我在想什么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杀戮”,现在只剩下杀戮。

狛枝被左右田他们关在旧舍里,但无论如何挽救现在都只剩下14个人了。

十神白夜和作为凶手被处刑的花村辉辉已经不可能在出现。在这里,杀人是必须的,是获得默许的,但最后犯人还是会获得惩罚…

“这算什么啊…”把同伴亲手推上断头台,还要庆幸自己的正确吗?难道自己就是正确的吗?

想不明白,而且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?自己的才能自己还未知晓,就稀里糊涂的卷进这场灾厄…真是够倒霉的…

“日向君现在的表情很不妙哦。”

“七、七海…额…我…”

少女伫在他的面前,仔细的凝视了一会儿他的面庞,然后紧挨着他坐了下来,猫背包也掉在沙滩上。

“七海心情不好的时候也回来这片沙滩呐,所以呢…”,七海将脸凑近了继续说,“…日向君,感觉现在心情好点了吗。”

“……”,日向避开对方的眼睛,将视线投向遥远的海平线,“呐,七海…我感觉现在很烦躁呐,自己什么也没做就被卷进来,感觉自己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,但我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呢?……抱歉,不该对着你发闹骚的……”

日向说完这些望了望七海又再次别过头,日落,夕阳,一天又快结束了。

沉默,七海抱腿坐在日向的旁边,面对对方的消沉她感觉无话可说,莫名的灾厄的确是让人感到绝望的,但不该是这样的,这里、这片风景,是为了他们的快乐而存在的,而不是为了为了他们的绝望,至少要履行自己的诺言,尽自己所能,把自己心中所想传达吧?

七海扯扯日向的衣角,迫使对方集中精力听自己的话语。心中的话语已构思了大半,脑海里也合时宜的有句话蹦出来。

好好想想吧,如何让他笑起来。

“日向君,你们不必如此消沉的,其实你们还可以望见真正无垠的海不是吗?”七海用双手握紧日向的左手,似乎这样就可以传递自己的正能量,“毕竟自己现在还活着不是吗?珍视的东西还有对吧?”

“……说的是呢…”他怔怔的望向女孩的眼眸,心中一闪而逝的悸动似乎要让自己的一句话脱口而出。

“那么,日向君请振作起来吧!”

自己的话传达出来了啊,这样说出……

“噗哈哈哈…”

果然笑了啊……

“对不起…七海,这个,下意识就…”日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看见女孩有些生气而嘟起的包子脸,可爱极啦…啊不,自己的确太失礼了,“…抱歉,只是没想到七海会说出这样的话,我自己都没有向这边想过……”

“日向君恢复正常了啊,”七海满意的放开对方的手,嘴角扬起一个绝妙的弧度,“其实这些话是叔叔告诉我的,这也是叔叔鼓励我的。”

“叔叔?”

“我爸爸的好朋友,唔……差不多和我一样高。”

“好矮。”日向几乎是脱口而出,但立马捂住了嘴 ,貌似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。

“日向君,小心被叔叔听见哦!”女孩做出“嘘”的动作,神色十分严肃,但…

不是因为我的话貌似有点中伤她而生气吗?而且这略带笑意的表情是怎么回事…

但现在的确感觉比刚才好多了。

“谢谢,现在感觉轻松多了…”

七海站起来,俯视着坐在地上的人,眼眸中闪烁着细碎的光泽,看的日向有些出神。

“那么日向君,现在回去吃晚饭吧。”

但对方依旧坐在地上,七海用手在日向面前晃了晃。

“日向君,可以走了吗?”

“嗯…”

刚才想说什么来着…

好像是…

你的眼睛很漂亮,让我想起樱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komaeda nagito死了,是在仓库里。一场大火似乎将一切痕迹都烧尽了,但一开始鬼魅般的大悲咒依旧萦绕耳畔。

日向站在那里,感觉得出七海加大了抓自己衣角的力道,即使是那个人不怎么讨喜 ,但至少也是同伴啊,而且如此残忍的手法……

身边的女孩像是在小声的说着什么,他轻声唤道,“七海?”

“啊啊啊啊,我受够了!怎么这家伙也死了啊?!凶手是谁啊?!给我站出来啊!”

“左右田给我安静点!”

“你叫我怎么安静?!就这么几个人啦都还有人挂!还是最不可能挂的那个!”

“其可修!肯定是那个背叛者干的!所以说那个背叛者究竟是谁啊!”

“终里同学…”索尼娅愈加阻止,但场面却更加激烈,每个人似乎都有些暴躁,但不用管,一会儿自然会安静下来的,因为现在的愤怒解决不了任何事情,学籍裁判才是接下来要应付的。

七海拉了拉日向的衣角,低声喃语着,“日向君……”

“七海?”

“等学籍裁判结束后陪我打游戏吧……可以吗?。”

每次学籍裁判前她都会这么说, 真不愧是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,这种鼓励的伎俩只有她才有资格时出来吧…但这样也好。

“好,这次又陪你打通宵吧……但请手下留情…”

几次和七海通宵打游戏都是完败的结局呢……连自己最拿手的也被完虐什么的……

“但要看日向君的技能有没有max呢,上次七海可是很认真的放了水的。”

放水如何认真?!而且你确定你放了水的?!

就算心中有多么不相信 ,但看见七海眼中闪烁的诚信的光辉后你不相信也得相信…突然间有点怀疑自己的智商…

待当调查告一段落时,熟悉的铃声又再一次想起,宣告决断的时刻开始。

七海再一次用双手握紧日向的左手,仰头,微笑,“日向君,请绝对要一直坚持下去。”

日向摸摸七海的头,僵了一下立马收了回去,刚才鬼使神差的动作让他有点尴尬,“肯定不会的。”

貌似有句话想说来着……

“嗯……对了,七海,我想说一句话来着……”

“?”

……

……

…“e…e…调查时间结束,学籍裁判即将开始,请同学们前往校长山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后七海还要再说一遍的。

“日向君,绝对不能绝望。”

“肯定不会的。”

(3)之后

苗木诚第二次登上贾巴沃克岛时,以往的萧条景象已一扫而空,苏醒的各位都在很卖力的工作,竭尽所能。

“啊?苗木你在找日向吗?”左右田从巨大的机器上跳了下来。

“啊,没错。找他了解一些情况…你这是在?”

“啊?这个啊?”左右田用扳手敲了敲机器外壳发出bangbang的声音,“这是需要经常维修的部件,这东西三天两头坏一次麻烦死了…”

苗木笑了笑,“麻烦你了,维修暂时只能靠你了。”

“没事,交给作为机械师(南翔学员)的我绝对没问题!”左右田拍拍胸脯,满脸骄傲,忽而又黯淡下去,低声喃喃道,“如果索尼娅小姐也能这么说就好了…”

“咳…那个,日向君是在?”苗木即时制止自己卷入一场情感纠纷。

“…最北边的工厂里……唉…”左右田握紧手中的扳手,欲言又止,身边直泛起阵阵秋意,苗木感觉和那位女王小姐有很大关系。

“那左右田君回见!”苗木挥别了那个黯然神伤的背影,向北边走去。

才过几日,一路上的景观竟也改变了不少,相比以前更多了一份生机,周遭的风景令人赏心悦目。

远远的苗木看见正在整理器材的日向,着灰色夹克的他正卖力的搬着几个大箱子。

“日向君!”

听见呼喊后他也停下了手中的活计,“呦,苗木好久不见。”

对方脸上正挂着灿烂的笑容,看不见曾经作为绝望残党的半分影子,这也让苗木松了一口气。

“苗木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吗?”

“我是来了解一下近况的,还要马上回去,机关里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去应付……”

“也是辛苦你们了,我们给你添麻烦了…

苗木笑着摇摇头,“这是我自愿选择的,反而是给雾切桑和十神君添麻烦了……”

“那我来说一说近况…”

“日向君,那个……”苗木突然出声问道,“最近你的那里记忆稳定了吗?”

日向点点头, “都记起来了,我们15个人的事…”

苗木愣了一下,追问道,“确定是15个人?”

“难道还有多的吗?”

“啊…不,”苗木稍有迟疑,但随即摇摇头,“我们来汇报一下近况吧……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七海,我想给你说句话……”

“?”

“呃…咳……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让人想起樱花?”

“樱花?唔……那种能做成饼的植物?粉色的?”

“嗯,没错,但樱饼超难吃。”

“是吗?爸爸说味道还可以的。”

“所以说七海你没吃过吗?!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那我们逃离后我买给你吃好了……!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可以吗?”

“日向君请客……当然可以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.


评论
热度(4)

© 熊要冬眠—黑历史堆积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